全部

吸毒女的忏悔:别信“吸一口没事”的谎言

来源:济南时报

作者:

2019-06-26 23:37:06

这是两篇“反思录”,记录了两个吸毒女子的“滑坡人生”。

薇薇为躲避强制戒毒,竟主动称持有毒品,被判服刑6个月,然而毒瘾再发,最终难逃戒毒。

婚姻不幸的路娜,再婚时却嫁给毒贩,最后生下孩子,丈夫去服刑,她去强制戒毒。

如今,同样在山东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强制戒毒的她们,都写下自己的“吸毒往事”——记起,是为了更好的忘记,开始一段崭新的人生。

戒毒人员中有定期值班人员。

天之骄女的“脱轨”

“一口白烟,把我推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薇薇来自滨海城市,家庭生活优越的她,在父母的宠爱下长大,也让她成为一个我行我素的人。以下是她对吸毒的回忆——

原来的我在班里名列前茅,而后来成绩逐渐下滑。渐渐地我结识了不三不四的朋友,整日“不务正业”。再后来,我报考了济南一所学校,脱离父母管束后,我的人生开始“脱轨”

我第一次接触毒品是在2006年的冬季,大雪纷飞。我清楚地记着当时朋友叫我去一个日租房找她玩。一进门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烟雾弥漫了整个房间,桌子上放着做工精致的两个玻璃瓶,旁边放着一包白色透明晶体,还有几根细长的吸管和锡纸,几个人围在桌子旁吞云吐雾。我看着他们似乎都很享受的样子,这时朋友把吸管递到了我的嘴边。

她说试试吧!我问这是什么,她说是“冰”。因为之前听朋友说过这个“冰”,我便知道摆在我眼前的是毒品,我很害怕。他们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便说没事,这是冰毒,玩一次两次不会上瘾的。种种诱惑下,我不自觉地将吸管叼在嘴里,正是这一口白烟,把我推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2007年的一天,我在朋友家玩“冰”,正当我们玩得尽兴时,听见有敲门声,结果刚一打开门,几个穿了便衣的警察破门而入。公安机关念在我是初犯,对我采取了罚款500元的治安处罚。妈妈非常生气,但从小溺爱我的父亲没有责怪我,还阻止了要打我的母亲。我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错了,当晚便又吸上了毒品。我总觉得就算天塌下来,也会有我父亲扛着。

从此以后我整个身心都被毒品占据了,在家里玩不太方便,我便租了一套房子,整日过着吞云吐雾、醉生梦死的日子。

2017年我吸食毒品再次被抓,这次我签了社区戒毒。从派出所回来以后,我仍然不知悔改。不知天高地厚的我还是过着与毒品为伍的生活。直到2018年5月被朋友举报,我又一次被抓。

我害怕两年的强制隔离戒毒在等着我,所以参与了一次贩毒。这样我被送进了看守所,大铁门、大通铺。检察院以贩卖毒品0.6克起诉我,被判了6个月。

走出监狱的大门时,愁容满面的父母让我异常的心痛。回到家以后,父母再三叮嘱我,可是一转眼的工夫我又联系上了以前的毒友。就在2019年3月,我因吸毒再次被抓。冰冷的手铐戴在手上,这一次我异常的平静,因为我知道该来的总会来,我被送至山东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期1年3个月。

现在的我入所已有3个月,瘾君子的颓废和消沉已经从我的眼神中消失得无影无踪。感谢队长的谆谆教诲和日夜陪伴。在这里,我的生活有了规律,身体也日益健康。

现在的我,已不再哀叹昨日的伤痛与不堪,对明天更是充满了信心和希望。今后的我一定要踏踏实实地走好每一步,珍惜在所里的每一天,争取早日戒除毒瘾,重塑新的人生。

在山东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人员在食堂吃饭。

已为人母仍选择“复吸”

“如果能够重来一次,我绝对不会离开他们”

路娜没有想到,从小失去父母疼爱的她,此刻也正在与自己的孩子分离,悲剧因何上演,她又想起往事——

我从小跟着姥姥姥爷生活,和他们感情特别深。我父亲是一个视酒如命的人,还惹上了金钱纠纷。正是因为父亲的不堪,导致他和我母亲关系越来越僵,如果不是为了给我一个家,或许他们早就离婚了。

19岁那年,爱玩的我因为喝酒得了胃病,去医院开了很多药,吃了也不见效果。就在2004年的一天,一个吸食海洛因的朋友和我说吸海洛因能够治好胃病。于是我便学着他的样子吸了几口。至今我也还记得第一次吸毒的感觉。胃简直难受得要命,紧接着就是翻江倒海的吐。第二天再次见到我那个朋友时,他竟说再多吸几次才能有效果。

吸食半个月后,我发现自己的身体状态发生了变化,心理和身上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爬。不仅如此,我从最初的偶尔玩玩发展到每天都要吸上那么几口。那时起,我知道自己上瘾了。渐渐地迷失了自我,变得不愿与人接触,整日躲在房间里吞云吐雾。

2005年的一天,我在去购买毒品的时候被警察逮了个正着。从拘留所回到家后,我决心把毒戒掉,我觉得只有离开以往吸毒的环境和毒友,才能更好地戒掉毒品,于是便和前夫离开了家乡到济南发展。开店初,我们生意很好,但后来变得难以沟通。最终我选择和他离婚,回到父母的身边。

回家以后,父母又总催着我再婚,我便和一个有车有房的男人结了婚。那时的我对他并不是太了解,也无心在意他的过往,就这样我们生活了两年,可他后来出事了,因贩卖毒品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可是当时我已经怀孕了,摸着肚子,感觉老天爷一定是在和我开玩笑。经过思考,我选择在最难的时候把孩子生下来。当我第一眼看到孩子的那一刻,我觉得幸福应该来了吧。

孩子一天天长大,有一次孩子发烧,我一个人抱着孩子在医院里跑前跑后。当我看到别的孩子都是父母在身边陪伴着的时候,我心里无比内疚,总觉得欠孩子的太多。碰巧又遇见以前的毒友,最终还是没有经得住诱惑。没过多久,我觉得吸食海洛因已经满足不了我了,我便从吸食发展到注射。

就在2019年2月,再次被发现吸毒的我,被要求强制戒毒。面对高墙铁网,我想到了我的父母和年幼的孩子,我十分愧疚。如果能够重来一次,我绝对不会离开他们。

我认识到了自身的缺点与不足,更深刻地认识到了毒品的危害——它不仅害我,更会害了我的孩子。通过这段时间也让我想清楚这两年的强戒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如果继续放任我在外面吸食注射毒品,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我一定会利用好戒治时光,争取早日回归社会,成为一个对家庭负责、对社会有用的合法公民!(为保护个人隐私,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杨凡、李春晓]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9-8025117,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9-8025117,诚邀合作伙伴。

​山东省财政清算2018年全省空气质量生态补偿资金2.62亿元

近日山东省财政根据各市细颗粒物、可吸入颗粒物、二氧化硫、二氧化氮等4项主要大气污染物平均浓度和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例的季度同比变化情...[详细]
齐鲁网 2019-06-25

山东三年禁毒人民战争排查企业2万多家

在第32个“6.26”国际禁毒日来临之际,6月24日,省禁毒委员会、济南市禁毒委员会联合举办“共同的责任”“6.26”国际禁毒日主题报告会。[详细]
齐鲁网 2019-06-25

黄河河道流量增大 济南市已拆除8座浮桥

6月23日,车辆从黄河济南泺口浮桥通行。6月24日早晨5点该浮桥将开始拆除,过往车辆可绕行建邦黄河大桥、济南黄河大桥。[详细]
舜网 2019-06-25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